• 学园简介
  • 招生招聘
  • 董事简介 董事简介
解密进口红酒的假冒江湖:A货泛滥,你喝的拉菲
文章来源:www.91jingmigangguan.com 发布时间:2019-05-16 13:08 已被浏览

就在这次展会上,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公安部门突击查处了多个售卖仿冒酒的公司。但一家葡萄酒公司的销售人员表示,虽然糖酒会现场有严密的监管并组织了打假行动,但还是无法避免仿冒酒的出现。据上述人士观察,在糖酒会现场出现的贴着某一款大牌葡萄酒酒标的酒,大部分都是假的。

但不少葡萄酒行业人士认为,消费者可以学习一些必要的“打假知识”,但没有辨别真假葡萄酒的义务,治理假葡萄酒乱象的根本还是在于市场监管和执法部门加大打击力度。“你无法要求消费者去学习辨别葡萄酒真假的知识。” 杨征建说。同时,在打击猖獗的葡萄酒造假上,葡萄酒公司与警方的协助至关重要。据央视报道,2017年11月和12月,上海警方与大连警方分别破获了两起涉案金额庞大的假酒案件,在这两起案件中,富邑集团提供了正品信息和假酒样品检测支持,提升了案件侦办效率。

据张海文观察,执法部门对线下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目前大部分仿冒酒还是聚集在监管漏洞较大的线上网购平台,在线上,有的商家会打出“139元8瓶”一类的大牌酒广告,而不懂葡萄酒的消费者免不了会受到低价的诱惑。“不过,不像衣服和包的假大牌,葡萄酒毕竟是食品,消费者不会去主动买假拉菲、假奔富。”张海文说,“虽然有的消费者接受了电商的错误引导,但他们也是被动受害者,是被忽悠了。”

拉菲是另一个在中国被造假严重的品牌,《财经》记者试图联系该品牌的法国总部集团和中国总代理,但双方均未回复记者的问询。

同时,消费者应尽量选择在正规的商场、大型超市和电商平台购买葡萄酒,如果在电商平台购买,应该选择电商平台的自营店和葡萄酒品牌的官方购买渠道,在购买过程中要掌握好“证据”,比如存好发货凭证和发票,保留订单信息,一旦发现假货,可以更好地向商家讨说法,而在购买进口葡萄酒时,可以向销售商家要求查看报关证明和入境检验检疫证明,以及质检报告。

在葡萄酒收藏层面上,唐尼认为,很多收藏家有钱但缺乏葡萄酒鉴别知识,面对贪婪的供应商,自然不能幸免。她发现,一些已经被查处的国外造假专家制造的葡萄酒,至今仍然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上流动着。

近年来,不仅法国等传统葡萄酒大国的酒被造假,新兴葡萄酒市场的酒也成了被仿冒的“重灾区”,如来自美国、澳大利亚、阿根廷、智利等国家的酒。以智利为例,据中国海关数据,智利已经成为中国第三大瓶装葡萄酒进口国和第二大散装葡萄酒进口国,2017年中国从智利进口了1.3亿升葡萄酒,而据张路英介绍,智利排名前十的酒庄,在中国均遭到了大量仿冒,就连他的公司经营代理的一些小品牌也未能幸免,经济损失难以统计。“假葡萄酒给正规进口酒商带来的不仅是财务上的损失,它对品牌的影响才是最大的,有时客户买到假葡萄酒,会来问为什么你的酒质变了,为什么你们出了新系列没告诉我。”他说。

假酒来源五花八门

“假酒问题和中国市场经济水平息息相关,和中国社会治理情况息息相关。”杨征建说。他认为,包括葡萄酒行业在内的许多行业都存在假冒伪劣产品,究其原因,是执法上以罚代刑,对制假售假惩戒力度不够,以及社会信用体系不完善,造假的信用成本低等综合因素,造成假葡萄酒在中国有一定的市场。

虽然无法计算出每年因为假酒损失了多少销售额,但不少进口商表示,仿冒酒每年会给公司的进口贸易造成不小的经济损失,同时,除了高档的大牌葡萄酒,一些与仿冒酒价位相当的中低档正品酒也会受到影响。

发生在糖酒会上的这一幕也是中国葡萄酒行业假货肆虐现象的缩影:在正规的葡萄酒交易之外,中国的葡萄酒市场存在着一块黑色地带,在这里你可以买到正品之外的各种“A货”,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拉菲、奔富等大牌葡萄酒的销量远超其市场供应量的原因。

面对“揩油者”,一些品牌选择与之对簿公堂。一个广受关注的案子是法国大牌葡萄酒“木桐”诉上海班提酒业“穆桐”商标。2017年,这一长达七年的案子结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定“木桐”葡萄酒胜诉,认为“穆桐”易引起消费者混淆两种酒,消费者易将“穆桐”误认为是更为知名的“木桐”。在2018年初结案的另一起案件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判定国内两家公司侵害了拉菲所有者法国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商标权,判决被告立即停止使用造成侵权的“拉菲特”和LAFITTE这两个名字(拉菲的英文为LAFITE)。

解密进口红酒的假冒江湖:A货泛滥,你喝的拉菲

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五大葡萄酒消费国,国际葡萄酒及烈酒研究所(IWSR)预测,2021年中国将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葡萄酒消费国,消费规模预计将达230亿美元。庞大的消费需求推动了葡萄酒行业的发展,也诱惑着不法商贩前来分一杯羹。拉菲、奔富等品牌,是中国消费者较为熟知的进口大牌葡萄酒,也是造假者仿冒的主要目标。

散酒灌装、套牌,甚至直接用添加物勾兑……这些充斥在市场上的仿冒酒“品牌”齐全,且“不限量供应”,给大牌葡萄酒和进口商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原标题:解密进口红酒的假冒江湖:A货泛滥,你喝的拉菲其实是拉非

另有一类拙劣的仿冒酒,俗称“三精一水”,大多包装粗陋。此类假酒可能一点葡萄成分都没有,由酒精、香精、色素和水掺兑而成,更甚者会用辣口剂替代酒精,用回收来的瓶子装瓶,一瓶成本仅四五块,有害饮用者的健康。

不能把问题留给消费者

由于仿冒酒的生产和销售脱离了法律监管渠道,因此它们的品质无法保证,不过,张路英表示,在监管越来越严格的情况下,这些酒已经很难进入正规的百货商场和大型超市了,它们一般会选择监管不严格的网上渠道、小型烟酒专卖店、批发市场,而质量尤为拙劣的假葡萄酒,一般只能流入中国的乡镇市场。

富邑集团公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已在全球和中国设有知识产权和法务团队,近年来在中国投入了不少资金和精力打击假酒,今后会继续加大处理假酒的力度,并拨出相应款项专门做侵权诉讼,配合公安执法机关共同打击假葡萄酒乱象。“打击造假售假的工作是持续性的。”该负责人说。然而在中国,其他大多数进口葡萄酒品牌只有代理商,没有分公司,更没有处理知识产权事务的团队,这给未来的打假增添了不确定性。“进口葡萄酒生产商在中国市场上的缺位给了假酒商贩可乘之机。” 杨征建说。

仿冒葡萄酒的酒汁有些来自国外,有些产自国内;有的以次充好,将低廉的酒汁灌入大牌葡萄酒的酒瓶中,盗用大牌的商标和包装,有的甚至并不是葡萄酿造的,而是由酒精等物质勾兑而成。按照用料的不同,这些酒的造假成本从每瓶几元到几十元不等,而销售价则动辄上千元,利润丰厚。

除了锦江宾馆,此类在高端酒店举办的葡萄酒分会场还有三四个,每年3月,这些酒店仿佛化为两个世界,正规的葡萄酒洽谈和假酒买卖同时进行,正品价格上千元的进口名酒,在假酒贩那里,几百块钱,甚至几十块钱、几块钱就买得到。这种仿冒酒生意甚至已经形成了“产业链”。在成都凯宾斯基饭店分会场,记者看到了许多做大牌葡萄酒包装盒和酒标的印刷公司展台,售卖各种写着“拉菲”、“奔富”等字样的包装产品,上前问询的客户非常多。

有些仿冒酒的酒汁来自进口的散装酒。这些装在橡木桶里的散酒通过了正规海关报批和检验检疫,其进出口本身是合法的,但进口到中国后,它可能会被勾兑包装成假冒大牌的葡萄酒出售。中国酒类流通协会葡萄酒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杨征建向《财经》记者指出,海外主要产酒国的法律法规相对完善,造假成本更高,造假行为本身发生在海外的情况比较少,中国市场上那些穿着国际大牌外衣的假葡萄酒,更多是在中国被包装销售。然而,一些大牌葡萄酒公司发现,随着中国市场对中高端葡萄酒的需求越来越大,发生在国外的假冒大牌行为也让中国葡萄酒市场上的假酒乱象更加复杂。“我们现在更头疼的是,一些南澳产的酒,其实不是奔富或富邑的,它们在南澳被大量罐装,再出口到中国。”奔富品牌所有者澳大利亚富邑集团公关负责人向《财经》记者说。

然而,也有行业人士表示,实际上大型超市也无法完全避免仿冒酒的入侵。某国内大型超市律师顾问向《财经》记者透露,该超市2016年、2017年分别处理了超过10宗假葡萄酒案件,2018年至今处理了3宗-5宗假葡萄酒案件。“每个超市都有假葡萄酒的情况,往往是消费者来投诉后,律师团队才会去处理,这就说明,很可能还存在很多未被发现的假葡萄酒。”该律师表示。

在内行看来,分辨酒的真假并不算难。智利葡萄酒公司Punti Ferrer的亚洲商务代表张路英告诉《财经》记者,仿冒酒往往试图完全盗用大牌酒的设计,但它们所用的酒瓶、瓶塞和标识的质感与正品均有所不同,同时,其标识上的文字也可能出现拼写错误。